很!空!

《請勿擾亂飛行秩序!/(゚Д゚)/》

跟 @意言難盡 一起突發的小無料 CWT-D2會在U06寄攤

歡迎大家領取XDDD!!

※喻黃、于遠上線,微微肉渣注意

   OOC有,逗比崩壞(X


作者藍雨真愛粉,真的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以下正文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夏休期開始,因為上一賽季藍雨好不容易又拿了一座冠軍,俱樂部就把今年的員工旅遊加碼成歐洲十日遊,一行人開開心心的搭飛機,也大手筆地給所有人訂了商務艙,舒適的飛機座位、豪華的歐洲之旅,藍雨一行人滿懷期待著迎接著他們的異國之旅。而另一邊,好不容易打入四強但卻與決賽失之交臂的百花,于鋒看鄒遠情緒有些失落,很久沒有打出這麼好的成績,但就這樣止步了,決定帶他出國好好玩一趟,想了想還是去歐洲吧,之前鄒遠有說想看荷蘭的風車,于鋒默默的把機票和旅館訂好,翻起自由行注意事項,查資料規劃好行程就帶著鄒遠出發了。


於是百花正副隊長與藍雨一行人就在飛機上相遇了。


「你們....怎麼在這...?」于鋒看著這一群人,頓時覺得不好了,如果這趟荷蘭旅沒毀,那飛機上的安靜時光肯定是不會有的。
「唉唉唉唉唉藍雨的叛徒怎麼在這裡阿,鄒遠也在阿?這是家屬嗎?你們要去哪啊?咱們要先去荷蘭,冠軍隊歐洲十日遊你羨不羨慕阿。」黃少天語速不輸人,嘴上也不留人,賽場上噴一堆垃圾話,連拿冠軍後都變本加厲,藍雨眾人心頭一緊,好希望來人阻止黃少天的嘴不要在惹事生非。


鄒遠聞言臉色都難看了起來,于鋒心想這傢伙嘴怎麼可以這麼爛,拉著鄒遠到一旁說:「你就別理他啦,他人就是這樣,口直心快沒想那麼多的,咱們難得好好出來玩,就不要讓這種垃圾話影響心情阿。」

鄒遠點點頭,雖然心裡還是有些介意,但是想起以前被葉修噴過的那次垃圾話,他覺得好像也沒那麼難受了。

「不要想太多,出來了就好好的玩,比賽的事之後再想就好。」喻隊真是救星!!!──藍雨眾人感慨著,看看那整天捅簍子的副隊長,還是隊長可靠100倍。

「隊長說的好!!開開心心出來玩就不要想太多,于鋒你別跟黃少計較了,你們開心點啊,不要理黃少。」宋曉壓根沒注意到作勢要跟他真人PK的黃少天,真不知道他是缺心眼還是大心臟。

于鋒附和著宋曉,一邊拉著自家副隊坐好,藍雨其他人還卡在走道聊天,有些旅客被堵在後頭,空服人員見狀,向前說:「不好意思,請各位旅客盡速就座,還有其他旅客需要上機。」藍雨一行人才乖乖地坐上自己的位置,但還是嘰嘰呱呱聊個不停,尤其本來就話多的黃少天,此時更是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,于鋒覺得太陽穴隱隱抽著,怎麼就這麼遇到了呢,這下還要不要睡了,14小時的飛機耶?要被這些人吵14小時?


折騰了半天,在引擎與黃少天的雙重噪音攻擊之下,飛機終於順利起飛了,謝天謝地。戴上耳機,把音量調大,無視後面那個人形噪音機,也不想聽到他們的對話內容到底有多肉麻。


至於要怎麼和鄒遠說話?于鋒拿出手機改成飛航模式,打開便條紙開始打字。兩人挑著電影,挑好之後兩人看了大概一小時,後方黃少天的聲音時不時的傳來,于鋒終於受不了往後抱怨:「你就不能小聲點嗎?等等我向空姐客訴阿!」黃少天也不甘示弱地回說:「那你不會把耳機調大聲嗎?隊長都沒嫌我吵了你嫌什麼嫌什麼嫌什麼!」

──喻文州那是另一個世界阿,黃少。大家心裡都默默地想著。


「再調大聲我就要耳背了啦!你少說幾句是會死啊!鄒遠你說他是不是很吵啊!?」鄒遠有些不知所措,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
「你就誠實說!我罩你!」
「于鋒你一定是見不得本劍聖口條這麼好舌燦蓮花,嘖嘖嘖,心胸狹隘啊。」
「我......我是覺得...有點...」鄒遠尷尬地想著,自己真的要誠實回答嗎?
「有點什麼有點什麼!」
「有點吵......」語畢,藍雨其他人都摀著臉抱著肚子笑成一團,宋曉和李遠還豎起大拇指,黃少天想抗議點什麼,喻文州輕輕地把手摀在他嘴上。

「少天餓了吧?等等就要吃飯了,想好要吃什麼了嗎?」不愧是喻文州,不讓黃少天有機會抗議不能說話,還順勢丟了問題讓他安靜不說話,果然這世界只有喻文州能讓黃少天閉嘴。


燒──但這才是藍雨其他人跟于鋒內心真正的想法。連在飛機上都不放過我們,這趟旅行還能不能當夥伴!藍雨的大家一臉痛苦,于鋒也理解似的用眼神安慰他們──『保重』

保你妹啊,你有種回來啊!

于鋒故意做了個鬼臉,然後戴上耳機轉身繼續和鄒遠進入兩人世界,其他人頓時有想把于鋒丟下飛機的衝動。
去了百花就在那邊搞基!現充了不起啊!!!!


大家忿忿地等著餐點送來,這時李遠突然覺得除了黃少天,好像還少了點什麼。坐在自己旁邊的盧瀚文異常的安靜,本來以為這小毛孩上飛機會很興奮的嘰哩呱拉,難怪覺得少了一個聲音。


雖然一個也就夠了,兩個人的話傷害Double。李遠轉頭看盧瀚文在做什麼,發現他津津有味地看著卡通,手上拿著手機打了一堆簡訊存著,收件人不意外的全是劉小別。李遠大概可以預見下了飛機,劉小別的手機會有多麼可觀。


接下來可想而知是一番吵鬧的放飯時間,一個飯盒吃不飽的黃少天到處去搶別人的飯菜。

「黃少大家都吃一樣的東西,你過來搶什麼!」
「哪一樣了哪裡一樣了?我點的是雞肉,你吃牛肉,這哪裡一樣了?你覺得它們長一樣?你國小重唸啊,我都看到你國小老師哭暈在廁所裡了。」眾人內心哭啊,連吃飯都不得安寧,等等怎麼睡覺?

鄭軒默默地向喻文州傳遞一個求救的眼神,『隊長,管管啊』,但得到的只是一如既往的微笑,鄭軒覺得好累。

至於百花那兩位呢,你儂我儂,你一口、我一口,搞得隔壁的宋曉都快哭出來了,想向鄭軒求救卻發現對方的眼睛已經沒有在對焦了,完全眼神灰死的看著天花板。
旁邊的奶不治療一下嘛!!我們的彈藥專家已經紅血了啊!!?徐景熙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,繼續吃著自己的餐點,完全不為所動。
『閃瞎算工傷,有種找隊長跟經理要賠償去』

宋曉默默地轉回去,心想吃完趕快戴耳機好好睡覺,不然自己眼睛怎麼瞎的都不知道。

吃完飯了,空姐來收餐盤時,宋曉很自覺的要求空姐給個眼罩,鄭軒聽到連忙說我也要,徐景熙說幫我拿一份,加上李遠數了數一共拿了四個眼罩,他們心想耳罩加眼罩,總是可以好好睡吧?

機艙內的燈都關了,原本看電影的也都睡了,機艙內很安靜、非常安靜,安靜到徐景熙微微的打鼾聲都覺得有點大聲。

噢、比徐景熙更吵的還有黃少天,他不知道在亢奮什麼,不乖乖看電影,也不願意好好睡覺,一直喊著餓、喊無聊,一直問著喻文州到底還要搭多久的飛機。
「隊長隊長我們到底要搭多久的飛機?我說啊這些電影也太無聊了吧,還有那頓飯,怎麼可能吃的飽啊!這家航空公司在幹什麼不知道搭飛機很無聊容易肚子餓嗎?下次換家搭換一家搭,跟俱樂部說不要再搭這家破航空了!」


黃少你知道航空公司老闆都要哭了嘛。


喻文州聳聳肩,飯的問題還真不是他能解決的,只回了還要再搭10個鐘頭左右,黃少天感覺相當坐不住,一直扭來扭去,到後來無聊到開始捏起了喻文州的臉頰。
「隊長──我真的好無聊──」看大家都睡成一片,黃少天只得用氣音在喻文州耳邊說,熱氣吹在耳根,喻文州無奈地回說:「睡覺啊?」,黃少天嘟著嘴說可是我精神好啊,睡不著。
喻文州挑眉,少天精神很好?哪裡的精神?
黃少天雖然炸紅了臉,但還是輕輕咬了一下喻文州的耳垂,說我們默契這麼好,這還要問嗎。
喻文州從置物欄拿出毯子,攤開蓋好一副要睡的樣子,黃少天看得急了:「喂喂喂你別睡啊這樣沒人陪我──」
喻文州笑了,「陪少天做什麼呢?」
黃少天有點怒了,怒著說隊長你心太髒,你明明懂得還明知故問!黃少天把中間阻礙兩人的扶手推到椅子的縫隙中,變本加厲的整個人都壓了上去,手臂勾著喻文州脖子,把頭埋在對方頸間蹭了蹭,然後抬起頭用唇語說『文州,來玩點刺激的吧』


喻文州側著身,笑著把毯子蓋在兩人身上,靈巧的把手探進去,黃少天蹭著對方的脖頸,喻文州解開兩人的褲頭,一隻手探著黃少天的腰際,連同底褲下扯,黃少天把另一邊也拉了下來,空調的涼意讓他不禁顫抖了一下,喻文州確認毯子蓋的嚴實,將手滑到對方的大腿上下撫摸著,黃少天有些難耐,咬著對方耳垂、煽情的吐著氣說,隊長你今天手速怎麼這麼慢啊?

喻文州笑了笑,沒有回應黃少天的話,手指游離在黃少天的腿根,另一隻手捏了捏黃少天的腰,這動作讓黃少天失去力氣,黃少天正想罵喻文州這樣做犯規,卻被喻文州摀住了嘴巴並說道『少天接下來都不可以說話哦。』

黃少天想要掙脫開來說些什麼但依然被喻文州摀住了嘴巴,『鄭軒會發現的。』
然後突然握住了黃少天的分身,快速的上下套弄,黃少天想說鄭軒明明就睡死了,但是現在卻只能忍住自己的呻吟。
喻文州實在太了解自己的身體了,速度、力道都拿捏得極為精準,黃少天不甘示弱的把喻文州的褲子也褪了,將對方勃發的慾望掌握在手裡,兩人貼著身子,用右手快速的幫對方撫弄,而這時坐在前頭淺眠的于鋒覺得後頭好像有動靜,想轉頭叫黃少天閉嘴,卻發現聲音有點不對勁。


于鋒想想,他和鄒遠座位之間的扶手沒有扳起來,決定從椅子的縫隙往後看他們在幹嘛,不看還好,一看不得了,他們竟然在......


光天化日之下妨礙風化!!!ヽ( #`Д´)ノ

于鋒很怒,于鋒覺得藍雨的都有病,他覺得他應該聽鄒遠的話坐經濟艙就好,早知道就乖乖聽話,遠離神經病。

這下好了,睡也睡不著了,後面的兩人還真忘記這飛機上還有其他乘客似的,怒啊!好想跟空姐說可不可以換位子,像前面不就空著嗎?能讓我坐過去嗎?看看旁邊熟睡的鄒遠,怎麼辦,我該叫醒他說要換位子嗎?但是叫醒他實在很不忍心啊,可是後面有神經病啊!!神經病會傳染嗎?傳染給小遠怎麼辦!!
于鋒糾結了老半天,乾脆開電視,但是手一滑不小心將手機摔到地上,彎腰去撿,卻驚動還在睡覺的鄒遠,他揉了揉眼。
「于鋒你怎麼不睡了?」沒睡飽的鄒遠帶有微微的鼻音,于鋒心跳漏了一拍,他想起夏休期剛開始,他拉著鄒遠整整做了一整夜,對方無辜的鼻音總是讓他一次次的不受控制。


于鋒現在開始覺得,自己有點不受控制。


看于鋒沒回自己話,鄒遠把耳機拿下,于鋒察覺到時已經來不及阻止,鄒遠的表情從有些一開始有些疑惑,然後尷尬,最後紅著臉別過頭去。


于鋒真的覺得,神經病是會傳染的。
他現在看著鄒遠紅著的臉,該開口說些什麼嗎?可是一開口後面的人就知道我們醒著的啦!但是如果不開口說些什麼就好想摸摸鄒遠啊,怎麼辦啊怎麼辦啊!?!?呈現當機狀態的于鋒是一臉呆滯地看著鄒遠,這讓鄒遠有點不知所措,也因為後面的人所以不敢開口說話,只好在于鋒面前揮了揮手,希望他還有點意識。

啊,算了。

于鋒把扶手往後扳,抓住鄒遠揮動的手,把人拉進了自己懷裡。

鄒遠瞪大眼,于鋒一手攬住他的腰,一隻手抓著鄒遠往自己下面摸。
「.....你....!!」鄒遠嚇壞了,于鋒居然就這樣硬了,雖然兩人蓋著毯子擋住動作,但鄒遠臉已經紅到快冒出蒸氣,于鋒原本在腰間的手移到鄒遠的後頸,用指尖輕輕搔著對方的頸椎,鄒遠忍不住縮了起來,于鋒趁機舔著對方的耳根,後頸椎和耳根都是調情常用的敏感點,鄒遠被這樣一弄,腦子頓時亂七八糟。

這裡是飛機上啊!!!

鄒遠咬著于鋒的肩膀試圖不讓自己發出聲音,于鋒拉著對方的手,用氣音說:「小遠你就幫幫我唄。」
鄒遠雖然很想揍一拳過去,但他怕動靜太大會吵醒大家,要是後面兩位被看到就糟了。
于鋒拉著鄒遠的手碰上自己的褲襠,鄒遠一碰上那膨脹起的褲襠,隔著布料都能感受到熱度。
『.....變態。』鄒遠心中罵道,並且覺得從藍雨出來的人都有病。

儘管在心中如此腹誹,但鄒遠並沒有停止動作,小心的拉開于鋒的拉鍊,輕聲問道「真的要在這嗎?」
「要。」于鋒堅定的點頭。


其實你只是不想落後於人吧!?所謂輸人不輸陣也不是這樣玩的啊!儘管鄒遠心中不斷的吐槽,但還是摸上了對方灼熱的分身。
于鋒側身擋住鄒遠的動作,一隻手環著對方的脖頸,讓他把頭靠在自己肩上,一隻手伸到對方的毯子裡,摸了對方的大腿一會兒,解開他的褲頭也開始動作,鄒遠咬著下唇忍著不發出聲,兩人面對面默契的上下套弄著。
後頭的喻文州和黃少天依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,于鋒將扶手扳起來時,黃少天幾乎沒有發現,而注意到的喻文州只是露出了深不可測的微笑,然後繼續撫慰著黃少天的灼熱。


鄭軒覺得他清醒的時間真是不對......內急錯了嘛!?
鄭軒睡的正香,耳機跟眼罩的保護讓他覺得他可以一路睡到阿姆斯特丹,只是人算不如天算,或是老天爺不想饒過他,他睡的正舒服,但卻感受到膀胱突如其來的焦躁,該死不應該一直喝飲料,鄭軒感到悲傷。
拿下耳機那一刻還以為自己飛機搭久出現幻聽,微微掀開眼罩往右邊一瞥......可不可以在飛機上放過我們......。


鄭軒超級壓力山大,好想上廁所,但是現在情況這麼尷尬,他想想,還是憋一下好了,說不定他們很快就會解決了。

他拿手機看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隔壁卻沒有結束的趨勢,他只覺得自己膀胱要爆炸了,只好背對隔壁兩位,用螃蟹走路的姿勢走去廁所。
鄭軒起身時,鄒遠嚇了一跳,警戒著是不是有人過來,于鋒瞄了一眼說沒事,又繼續手上的動作。

鄭軒一邊上著廁所、一邊在心裡祈禱回來什麼事都沒有,一切都會變正常,但是當他回來時,發現一切總是不如願。
他打算坐到宋曉旁邊的空位,發現宋曉沒有睡著。

『你有病嗎?幹嘛過來?』宋曉用眼神鄙夷著,鄭軒苦逼的指指喻文州和黃少天的位置,然後比了個嚕管的動作。
宋曉無聲地嘆了口氣,指指隔壁,也比了嚕管的動作。


你們這群禽獸咧咧咧咧咧咧咧!!!!  /(゚Д゚)/

鄭軒的臉扭曲整一團,宋曉也好不到哪去,默默地用手機打了個便利貼地給前方的李遠『不要讓小盧到後面』,李遠看到了訊息,心頭一緊,默默地往右後方看了一下,噢、瞎眼!飯可以亂吃,眼睛不可以亂瞄,哪天瞎了都不明不白!


手機遞回去,"想回家"螢幕上這三個字充分表達了三人心中是多麼苦。


那兩組人依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,這下真的是要睡也不能睡了,倒是後頭的那個徐治療為什麼睡得這麼沉?還打呼!?
才剛達成共識,盧瀚文就起身想跨過李遠,後者嚇得站起身說,你幹嘛?
盧瀚文一臉莫名其妙,「上廁所啊?」
「廁所在前頭!」李遠用著氣音說,宋曉和鄭軒也點點頭說在前面。
「欸可是我記得後面有廁所阿?」
「我剛剛上過了,前面的比較乾淨!」鄭軒緊張的說著,盧瀚文點點頭往前走,三人不禁鬆了一口氣,但沒想到盧瀚文一下就折了回來。
「前面的廁所有人......」其實沒有人,但是他看前輩的反應這麼鬼鬼祟祟,就很想知道後面的廁所發生了什麼事。


這下可好了,看著盧瀚文揚長而去還沒有理由阻止他,鄭宋李三人欲哭無淚,不想管了,反正小盧還是能好好成長的,應該吧。

當盧瀚文經過,黃少天嚇了一跳,終於意識到這個空間還有別人,喻文州發現盧瀚文,但並沒有停下動作,反而加重了對黃少天的力道。
黃少天差點叫出了聲,至於那崩潰的三人,已經七橫八豎的倒在椅子上,戴著耳機和眼罩,只希望盧瀚文什麼都沒有發現,回來的時候還是那個天真無邪可愛純潔的小盧。
前頭的于鋒和鄒遠都加快了手上的速度,長久以來的默契他們知道對方都快到了,于鋒從口袋裡抽出衛生紙遞給鄒遠,他們的手依舊在毯子底下動作,呼吸變得有些急促,鄒遠頭埋在對方胸前,最後兩人都一起射在衛生紙上,稍微擦了擦後穿好褲子,鄒遠羞恥的裹著毯子把自己往角落塞,于鋒摸摸他的頭向他道歉,但顯然是沒什麼效果。

至於後方的兩人,黃少天明顯因為盧瀚文的經過與喻文州的惡意而不知所措,也終於意識到他們在飛機上做了多麼不知羞恥的事情。

「隊長.....快點.....」黃少天急了,想到盧瀚文可能看到了他們的行為讓他更加心急,所謂不做死就不會死,黃少天後悔不應該一時興起撩撥喻文州。
喻文州怎麼可能不知道他在想什麼,剛剛那一下刺激只是懲罰黃少天不分場合隨意誘惑他,只是這樣的黃少天激起了他想更加欺負下去的心情。
停下了對黃少天的套弄,眼看快到達頂點的快感被硬生生的打斷,黃少天逼急了,想說些什麼卻被喻文州給打斷。
「把衣服穿好。」、「前面洗手間沒人,走路時彎著點腰。」
喻文州你心太髒!!!!!

被喻文州拽進洗手間裡,黃少天怒視著喻文州。
「隊長你幹什麼呢這是飛機上不是俱樂部!做事要有分寸,在這可不能讓我們亂....唔....」
喻文州堵住那停不下來的嘴,缺氧讓黃少天沒了力氣。
「因為不能亂來,所以少天接下來可得小聲點哦。」
黃少天驚覺他的荷蘭旅第一天大概只能跟飯店的床好好培養感情。


盧瀚文從廁所回來時,發現自家正副隊已經不在座位上,拍拍癱死的李遠示意他起來。
「你回來啦......」李遠坐好把位置讓給盧瀚文,後者打了幾封簡訊就拿著手機睡著了,李遠無奈地幫他蓋上毯子,也跟著睡了。

過一陣子,好不容易完事的藍雨正副隊長終於安分地好好睡覺,大家一路睡到放飯時間才醒來,在那之後鄒遠完全不想和于鋒說話,于鋒最受不了的就是別人無視他,就連搔癢,對方都嫌棄的把手拍掉。
相較之下,後面那一對依然故我,黃少天仍然到處搶別人的飯,喻文州微笑著放任他,一夥人就這樣混亂的吃完飯、剩下時間看電影聊聊天補個眠,各自整理了衣裝,總算是到了阿姆斯特丹!


藍雨一群人迫不及待的想離開飛機,鄭軒、宋曉跟李遠三人看到下機口時感動得快哭了。鄒遠還是不想理于鋒,于鋒也快哭了,都是喻隊害的!都是黃少害的!!都是藍雨的人害的!!!!

注意到于峰幽怨的眼神,再看看鄒遠對他冷漠的態度,喻文州走到于鋒身旁拍拍他的肩,笑了笑。
「開心嗎?」
于鋒好想打他........。



END

评论 ( 2 )
热度 ( 38 )

© MSY | Powered by LOFTER